PP真人注冊,轉眼青春的散場

來源:OFweek 公司實力 浏覽量:2019年12月11日 5198

  青春的字眼慢慢的覺得陌生,年輪總是很輕易的烙下蒼老的印記。以爲總是長久的東西,其實,就在轉神與刹那間便不在身邊了。曾經深愛、思念著的人便輕易的變成了曾經熟悉的陌生人。曾經純真無邪,曾經美麗夢想,隨著四季輪回慢慢的散盡……這就是青春,在歲月裏的轉身,從一個熟悉到另外一個陌生,再從陌生轉變到熟悉,直至一場場的青春的帷幕漸漸的落幕。在青春的酸甜苦樂裏稚氣裏的幻想慢慢的褪去。
  人就是這樣一種奇怪的動物,擁有的時候厭倦,失去回首的時候才酸痛。得到了很多,失去的也不少,只是希望抵達安詳的心靈。很喜歡小孩,因爲他們有著人類心靈最純正的東西,他們的人性是最美的。喜歡親近老人,因爲可以感觸到他們心靈的平靜,臉龐的安詳,也許生活對于他們而言就是盡量的用最舒適的方式過完余生。喜歡貓,只因爲他們的慵懶而自在,有一種踏實感。
  生命裏太多的東西太容易的散去與破碎,所以,學會了習慣性的冷漠與淡然,也許,更多的時候PP真人注冊們更願意相信自己,不願隨便的托付,因爲生活裏,沒有永遠的唯一,所有的東西終究有一天都會離我們而去。有時不是世界抛棄了我們,是我們自己先抛棄了世界,因爲我們學會了習慣性的否定,習慣性的抵制而讓許多的東西擦肩而過。太多的時候,我們自己更願意相信是生活傷害了我們,而不願去接受是自己的缺失傷了自己。
  總是在很無力著,因爲我們年輕,年輕的只有活力與時間。PP真人注冊們總想設法的去改變自己的命運,設法的讓身邊親近的人過的更幸福一點,設法著哪一天可以抵達理想的彼岸,設法著讓自己擁有幸福的感情,可是,發現很多東西是那麽的難,所有的東西要實現不是一陣子而是一輩子的事,一輩子太長,很多的東西容易變質,誰也沒有辦法保證永遠。所以,更多的時候沉默也許是自己回答所有的最好方式,既然承諾不了,何必多言,萬事還需自己努力的經營。
  轉眼的青春留在心底太多的東西。生活,就像手心裏的雞蛋總是小心翼翼著,應該珍惜著每一份真誠與感動,好的東西最容易擦肩而過了。盡量原諒每一個謊言,生活中誰沒有過謊言。適者安生,不忍心看到流淚的雙眼,學會微笑,樂觀的生活。

當清爽的秋風將天空吹向更高遠,當陌生的孩子望斷最後一只南飛雁,當枝上的綠葉換上橙黃,當一點點微酸已著枝,便又到了菊花飄香的時節。


菊之淡


“哐當、哐當……”聽見那清脆的打鐵聲了嗎?清風拂抑、強健的肌肉散發出生命的氣息,熊熊的烈火陶冶著高尚的情操,稽康,這個時代的英雄,一帶才子,就在這兒過著鐵匠的生活,和任何人一樣,你也對他期望很高吧,可是你敢勸他入仕嗎?是否忘了《與山濤絕交書》?那铿锵的言辭已經向所有人宣告他對仕途的不屑,就讓他做他自己吧,讓“竹林七賢”永遠過著“邺下放歌”、“竹林飲酒”、“曲水流觞”、“南山采菊”的是生活,不要讓世俗的穢氣覆蓋了菊花淡淡的幽香。


菊之傲


是否還能記起那個歲楚國相位持竿不顧、依然決定“曳尾于途中”的莊子?這個“心如澄澈秋水”,再如不系之舟的清高居士,擁有舉世的才華,然而卻不曾向權勢顯貴屈服,一生過著清貧飄零的生活,你是否也想勸他入世,期望他能爲祖國爲社會爲黎民百姓做番大事業。是的,所有人希望如此。然而,莊子他自爲自己就是一棵樹、一棵捍衛心靈月亮的樹,如果你硬要將他拔起,種在汙穢的社會泥土裏,他將立刻枯萎死亡,就讓他永遠地做一棵樹吧,他身邊會有一株傲岸的菊花陪著他。


菊之殇


“力拔山兮氣蓋世,時不利兮雅不逝,雅不逝兮可奈何,虞姬虞姬奈若何”,面對滔滔江水,面對彼岸的鄉親父老,一代霸王也不由淚濕衣襟,江水已隨他人姓,美人自刎在懷,是乘船逃走,重整旗鼓,還是投身烏江,“死亦爲鬼雄”?如果你正在項王身邊,是否會勸他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”呢?江東父老們也期望項王忍辱負重,說不定曆史就會爲此改寫,然而項王最終選擇投江而死,他認爲應該死得有尊嚴,他認爲那才是他的英雄本色,一枝菊花的生命形態枯萎了,但花香永世留香。


或許這就是生命的真谛,不管他人如何期望,自己認爲是對的就不懈追求,追求自由、追求崇高,追求生命的尊嚴,追求英雄本色,抛開他人的期望,抛開他人的勸阻,向著自己的認識邁進。


當清脆的打鐵聲從遠方傳來,當遠古的大鵬展翅欲飛,當滔滔的烏江向天咆嘯,便又到了菊花飄香的季節。

2001